冤死地府討債.jpg

邱創煥回憶錄:李登輝騙我一張辭呈

聯合新聞網作者: 記者李昭安╱台北報導 | 聯合新聞網 – 2012年7月23日 上午2:47

考試院前院長邱創煥(昨天發表「服務的人生」回憶錄,自爆他與前總統李登輝一段不為人知的宿怨。他說,李登輝廿二年前曾邀他擔任國民黨秘書長,卻在他辭去台灣省政府主席後,在媒體上說中央黨部秘書長不能動,「(李登輝)就是要騙我一張辭呈」。  

邱創煥指李登輝曾一度找他當秘書長,邱創煥形容這是「騙他一張辭呈」、是「欺騙伎倆」。李登輝辦公室主任王燕軍表示,究竟有無邱所描述這段故事,「我不清楚」。

九陽:

前立委朱高正的一句名言,“正治”是高明的“騙術”,李登輝只是把“正治=騙術”發揮的淋漓盡致,不過“騙人失業”是很缺德的!

邱創煥在書中寫道,「我沒有出任黨秘書長,當時對李登輝的欺騙伎倆很在意,現在反而覺得慶幸。因為他是摧毀國民黨,讓國民黨一度失掉政權的元凶」。他昨天補充說,一九九○年六月,李登輝在國民黨中常會告知他隔天晚上到官邸一趟,接著就邀請他擔任國民黨祕書長,請許歷農當副秘書長。

時任省主席的邱創煥提出辭呈,不料他隔天打開報紙一看,報導內容說李登輝、李元簇、郝柏村、蔣彥士及宋楚瑜研究過後,決定中央黨部祕書長不能動。他才驚訝「那我不是空了嗎?」他自嘲自己「太過老實」,輕易就被騙過去,因而沒了工作。從此他對李登輝便耿耿於懷。

邱創煥說,前總統蔣經國過世後,「就是公正廉能時代結束、黑金賄絡時代開始的關鍵年代」。

對於行政院前秘書長林益世涉貪一事,邱創煥則說,林案已進入司法程序,「我不好批評」。邱創煥表示,他擔任省主席,林益世的父親林仙保是省議員,當時林仙保「從來沒有說要包工程,對我幫助很大」。「林益世發生這件事,我感到很意外」。

邱創煥說,任公職數十年間,他未曾做過貪贓枉法之事,也未曾領過旅費、加班費、福利金,在輔選中央民意代表期間,「也未曾用過任何一塊輔選經費」。政壇不斷爆出貪腐醜聞,他希望透過本書引發公務人員共鳴,找回蔣經國任內廉潔服務的光榮年代。

自爆差點在立法院說謊 邱創煥:現在想起來都會害怕

NOWnewsNOWnews – 2012年7月22日 下午4:28
記者康仁俊/台北報導

前考試院長、國民黨大老邱創煥今(22)日舉辦回憶錄「服務的人生」新書發表會,他爆料自己在73年2月24日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臨時被告之當時的閣揆孫運璿「感冒發燒喉嚨痛」,所以要代替孫允璿到立法院列席做施政報告,後來他才曉得孫運璿是中風住院,「行政院長公開對立法院報告說謊話,現在想起來都會害怕」。

邱創煥在書中則是提出清廉、無私、寬容、簡樸、誠實、勤奮六大主張,邱創煥在致詞時說,自己平生的基本信仰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人生以服務為目的,他以這樣的信念擔任公務員,未嘗做過一件貪贓枉法的事情,希望以自己過去的經驗,能夠引起一些共鳴,他還打趣的說,當年在國民黨服務時到地方去輔選,因為沒有任何經費,所以他還住在某工廠提供的男工宿舍,「不是女工宿舍」,引發現場來賓一陣笑聲。

出席發表會的前監察院長錢復說,自己跟邱創煥前後認識40年,他並推崇邱創煥一生除了工作之外就是讀書,健康一向非常好,同時思想敏銳、吸收很多新知。

考試院長關中則說,他跟邱創煥共事時,正是解嚴之前朝野對立嚴重,邱創煥不僅對後期人員照顧有加,同時現行很多政府關於人事制度的重大法案都是邱創煥擔任考試院長期間推動。

他說,很多政治人物喜歡出國訪問,但是邱創煥認為「做事情做好本分工作為要」,因此在省府主席6年時間沒有出國訪問過,,他推崇邱創煥是最典型的公務人員,也對今天很多政治人物都是很大的啟發跟啟示。

邱創煥在發表會中多次提及感謝蔣經國對他的提攜,不過他在書中則是批評前總統李登輝是「摧毀國民黨,讓國民黨一度失掉政權的元兇」。

九陽:

難怪民進黨一直都對李登輝很感激很敬佩,拉拔長大的恩公豈能對他不敬?我們應該請他到共產黨臥底,再一次「摧毀共產黨,讓共產黨失掉政權,當民族英雄以千秋萬世受人景仰」。

邱創煥書中也提及,當蔣經國逝世的時候,他正擔任台灣省主席,「竟未能在握有絕大優勢時立意競選總統,待卸任之後擔任空頭資政,才組織國策會妄想競選,,「蔣經國先生在世時對我曾有多次暗示」,如今想來不無辜負蔣經國的期許,「後悔莫及」。

由於邱創煥即將在25日度過88歲生日,參加新書發表會的來賓也在現場為他高唱生日快樂歌,場面十分溫馨。

中士退伍的單將軍 身價百億

更新日期:2011/06/21 03:06 呂昭隆/特稿

中國時報【呂昭隆/特稿】

      老派軍火商單亦誠,日前在上海逝世。前刑事局長楊子敬認為單亦誠應該知道是誰指使殺了尹清楓,可惜,這位在青幫輩分極高的大軍火商,生前不露半點口風。 

      單亦誠在青幫中輩分極高,認識他的多稱他為「單將軍」或「單老爺子」,雖然他喜歡與影藝界來往,也收過很多乾女兒,但真正對他了解的人其實並不多。

      單亦誠在青幫屬「通」字輩,在早年的軍中幫會中,地位崇高,單亦誠是以第二十二代「通」字輩弟子領幫,已故周宗泉少將及在尹案中被調查的前海軍上校祝本立,屬「悟」字輩,師承第二十二代「通」字輩的受業門生,而單亦誠為「通」字輩的老爺子,可見他在軍中的地位。

      尹清楓命案中被列為殺機之一的獵雷艦採購案,案發前最後與尹清楓通過電話的軍火商涂太太曾透露,在這個軍火商較勁最凶的採購案中,有一位「極厲害人物」,而涂太太口中的厲害人物,就是單亦誠。

      單亦誠,山東人,身高近一百九十公分,三十八年隨軍撤退來台,以海軍中士退伍,雖官階不高,但輩分高,所以軍火界與軍中都以「單將軍」稱之。

      單亦誠黑白兩道關係甚佳,過去曾做過陸軍裝甲車、槍械及空軍軍品生意,獵雷艦則是他涉足海軍的第一宗採購生意。據與他做過生意者透露,因他的青幫老爺子背景,行事極為低調,應酬多在自己住的別墅內進行,除醇酒、美人外,安全警戒也極為森嚴。由於早年做軍火生意利潤驚人,估計單亦誠身價逾百億元。

      單亦誠是單氏公司負責人,代理德國A&R廠,競標獵雷艦採購案,並透過手下楊鵬的牽線,行賄承辦的軍官郭力恆二百五十萬元,在新店碧潭交付款項。尹案發生後,單亦誠曾分別接獲海軍及警方高層的電話,並在高人指點下,與遭通緝的汪傳浦一樣,神不知鬼不覺地順利潛逃出境。

      單亦誠在逃亡期間,曾先後前往泰國再轉赴中國大陸與港澳等地。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單亦誠在出境六年餘的時間,均住在香港新世界大廈的豪華公寓,並有某集團每月提供三、四十萬港幣的生活費,六年來花費近新台幣一億餘元。單亦誠在國內時,經常在住所邀宴高層將官,人脈網絡相當複雜。

      單亦誠後因持假護照遭香港警方逮捕,交保後於二○○○年間返台投案,在藝人唐威具保下釋放,二○○二年,單亦誠再以年事已高出國養病為由,申請解除限制出境,獲准後即前往大陸上海定居,未再返台。

      多年來,單亦誠均被視為尹清楓案破案關鍵,當年尹清楓遇害,與海軍青幫勢力難脫關係;但單老爺子口風甚緊,而且尹案發生近廿年,他不是在香港就在大陸居住,期間雖曾短暫返國投案,但沒三年又能出境,僅此一點,即看出尹案涉及的軍方層面,絕對是結構性的犯罪。

      如今這位出手闊氣,不時與女明星傳出花邊的老派軍火商過世,更為尹案增添一頁迷離,但老一輩退役將領或許會鬆口氣,因為單亦誠已開不了口了。

 

秘帳部分的錢 被拿去炒股

更新日期:2011/07/02 09:16 記者林新輝/台北報導

      李登輝因國安秘帳案遭起訴,引爆朝野對立。立法院長王金平受訪時表示,沒有任何評論,只希望大家尊重司法。

      國民黨立委張顯耀說,李登輝不要再說與劉泰英、殷宗文不熟,或國安秘帳都是下屬處理,「應拿出武士道精神」勇敢面對司法,向民眾公開說明事實真相,這不僅涉及李登輝歷史定位與功過,也衝擊國安體系士氣與榮辱,希望李登輝不要閃避。

      針對民進黨批評起訴李登輝是政治操作,立委林郁方反擊民進黨「瘋了」,國安秘帳是陳水扁告發的,怎麼會把帳賴到國民黨頭上?

      林郁方說,國安秘帳爆發後,他要求國安局必須追討,二○○五年底有追回現金一億多元、淡水的一筆土地及台綜院在「安泰登峰」大樓中第廿七樓的房舍。到目前為止,這棟大樓第廿九及卅樓的房舍,國安局一直都追討不回來,國安局向他表示,有部分的錢,已經被拿去炒股票。

      立委邱毅表示,他在○二年和立委張顯耀、周錫瑋等人針對秘帳案向北檢提出告發,當時擔任北檢檢察長的陳聰明,將此案壓下,指示承辦檢察官薛維平只起訴前國安局會計長徐炳強,放過李登輝等人。邱毅說,他要再次告發陳聰明涉嫌包庇李登輝。

檢察總長:扁壓8年 再不掀開是裝聾作啞

更新日期:2011/07/03 02:30 陳志賢/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陳志賢/台北報導】

      特偵組起訴前總統李登輝,有人批「政治追殺」。檢察總長黃世銘二日表示,陳水扁接受媒體專訪時,指他把李登輝的國安密帳壓了八年,還一度挑釁特偵組「只辦扁不辦李」。特偵組只是把當年被扁「壓下來」的案情「掀開來」,扁以檢方未辦李來質疑檢方選擇性辦案,若檢方還不辦,就是裝聾作啞。

      黃世銘說,政治人物應該先捫心自問,究竟有無做過違法的事,不應該遭司法起訴後,就妄指司法從事政治追殺,「選舉期間絕不是違法政治人物的保護傘,國安密帳案都已拖延了八年,難道要像江國慶案拖過追訴期限消滅嗎?」

      黃世銘說,特偵組目前仍針對李登輝的其他案件繼續偵辦。檢方辦案原則是,如果查無犯罪證據,應儘快還李清白;若有犯罪事證,就依法起訴。

      對於李登輝及律師批評檢方「只傳訊一次就起訴」、「沒證據就起訴」。黃世銘強調,被告喊冤是人情之常,案子起訴了,證據夠不夠由法院審視。檢方在五月卅一日傳喚李,李都推稱「不知情」、「不清楚」、「忘記了」,這樣的答辯,再傳十次也沒用。  九陽偈語:「以老賣老,裝聾作啞,不說不錯,多言閃失。」

      而且檢方傳喚李到全案起訴之間,約有一個月的時間,李登輝的律師也沒有遞狀聲請調查或傳喚證人,檢方認為證據足夠,當然起訴。

      李強調沒有一毛錢進入他口袋,沒有貪汙。但黃世銘指出,李登輝在總統任期間要國安局將鞏案代墊款,資助給為李卸任量身訂做的「智庫」台綜院,兩者瓜田李下,豈無關連?而且劉冠軍案爆發後披露了「奉天專案」,殷宗文等人何以甘冒「犯上」大不諱,請李補公文,李也表明不願補,這裡面如果沒有弊端,誰會相信。

      外界質疑特偵組這時起訴李的時機不對,黃世銘反駁,若選前七個月不能起訴,那選前八個月或九個月能起訴嗎?台灣每年都有選舉,是不是都不能起訴?

尹案關鍵人 台灣軍火大王 單亦誠去世 尹清楓案真相沉埋

更新日期:2011/06/21 03:06 本報系記者宋丁儀/上海報導

中國時報【本報系記者宋丁儀/上海報導】 

      台灣史上最大軍火弊案及尹清楓命案中,與軍火大亨汪傳浦並列為兩大關鍵人之一、人稱「單老爺子」的台灣軍火大王單亦誠,十七日凌晨於上海家中過世,享年九十歲。單亦誠的去世,讓膠著多年、疑雲重重的尹清楓案,真相從此更難釐清。據單的朋友透露,單亦誠晚年仍堅稱,「尹案跟我一點都沒有關係」,並懷疑全案有人設局陷害,目的為奪取軍火生意。

     在軍火界輩分極高,一言九鼎的「單老爺子」單亦誠,預計今(廿一)日舉行告別式後火化。據了解,單的遺體將安葬上海,不回台灣。單亦誠過世的消息,僅有少數摯友及他所認的幾位乾女兒知道;由於單終身未婚,也並未有後人,龐大的遺產如何處置,也是個謎。

     據親近單亦誠的朋友透露,二○○二年單因年事已高以出國養病為由,申請解除限制出境,獲准後即前來上海定居豪宅,平日深居簡出。晚年發現罹患胃癌,考慮台灣醫療環境,多次返台到台北醫學院開刀治療,卻因為癌細胞轉移,病情一直不太樂觀,但仍憑藉著驚人意志力與病魔纏鬥。與單亦誠親近的一位台商朋友指出,儘管單亦誠因為轟動一時的尹案避居海外,但奇怪的是,他住在上海多年,「大陸沒人敢動他,從沒有人敢找他去談談話」,可見單的人脈實力有多驚人。 

      單亦誠因為尹案,晚年不想待在台灣,他曾說,自己曾因為尹案避走香港,當時很多港、澳政商人士都很關心他。還說自己曾在香港險遭人監控、暗算,還好平日交友海派,才躲過劫難。但尹案的纏身,也讓一向重視養生的他,對此抑鬱糾結。據他朋友透露,單亦誠曾嘆,自己一身病都是「被氣出來的」;病痛時,更曾向朋友無奈透露,「尹清楓的案子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據台灣特調小組調查發現,尹案涉案人郭力恆疑似收受單亦誠二五○萬元款項。但是單亦誠晚年卻堅稱,自己跟尹案畫清界線,他還直指,過去被指涉案是因為有人想覬覦他的軍火生意,遭人設局陷害。不過這一切謎團,包括尹清楓命案的真相在內,都隨著單亦誠的辭世而石沉大海!

拉法葉艦佣金案 判賠台灣總額可達10億美元

 更新日期:2010/05/04 06:13

(中央社記者羅苑韶巴黎3日專電)國際商會仲裁法庭對法售台拉法葉艦佣金案做出判決,法國泰勒斯公司必須歸還59100美元違約佣金,外加利息和律師及仲裁規費,據估計可達10億美元。  

 

尹清楓

被害人:尹清楓,男,籍貫:山東濟南,住:高雄市楠梓區加昌里。

    發現時間、地點:尹屍體係由福德三號漁船船長李德松,於八十二年十二月十日上午八時卅分許,在宜蘭東澳附近「烏巖角」外約四至五百公尺處作業捕魚時發現。當時該屍臉部朝下、雙手下垂,經撈起後於同日上午九時十分,以無線電向宜蘭縣警察局蘇澳警分局南興派出所報案。

       初步相驗:從死者長褲右口袋內發現寫有「總工程師尹清楓」字樣後,輾轉查明為現役海軍總部上校尹清楓。另從外表觀察,發現死者頭部後方遭重擊左手腕部有握壓傷,死因不明,有待解剖。
  尹氏命案引發島內多宗軍購弊案,如海測艇、獵雷艇、拉法葉艇等重大軍購案。陳水扁曾當眾宣布“就算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但時間過去了十三余年,尹案仍懸而未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尹清楓1946年3月31日1993年12月9日)籍貫山東省濟南,出生於甘肅省蘭州1949年隨父到臺灣,居住於臺灣省高雄縣岡山,為職業軍人,官拜中華民國海軍上校。在擔任海軍武獲室執行長期間為人所殺害,1993年12月10日被漁民發現浮屍宜蘭東澳附近烏巖角外約四至五百公尺處外海。

尹清楓生前不見經傳,但因為執行二代艦採購業務,包含拉法葉艦在內的四件艦艇軍購案總預算達新台幣1152億之譜,臺灣社會普遍相信尹清楓命案與軍購案當中的龐大利益有關,一開始時海軍總部軍法處僅簡單判定死者為自殺,而沒有大力調查此案,但隨著家屬抗議以及媒體注意後,因死亡過程充滿各種疑問,以及在死亡後陸續牽連出許多當時中華民國政府的採購問題與弊端。

[編輯]調查過程

        法國前外長杜馬(Roland Dumas)已因收受傭金下台,中華民國海軍前海軍總司令葉昌桐、前艦管室主任雷學明姚能君等高階將領,遭到彈劾。監察委員康寧祥表示,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在購艦決策轉向,將原定的蔚山艦變更為拉法葉艦過程中,違反多項程序規定,對此郝柏村發表一篇「我心無愧,願受公評」的聲明,郝柏村在聲明中強調,「面對昔日長官否定知情之言,我深表遺憾。對監察院『對統帥權顯欠尊重』的評語,我心坦然,唯願以我60年公職生涯,始於從軍報國,止於依憲總辭,無悔無愧之心情,接受國人公評」。總之,在此案調查中所涉層級之高,甚至有「動搖國本」的說法,可說是臺灣在90年代最大的懸案之一,此命案迄今仍未偵破。

   九陽先根據出生年月日排三柱: 

                        

                        

                        

                        

                        

                        

 

(82/12/9被滅口)  42  32  22  12  02

   甲    48                 

   子                    

   日      

 

根據以上資料,推測時柱之結構,甲辰日可推12組時辰,分別如下:

                                                     

    

     

        尹清楓從事武職是命盤推論的重點,而尹清楓單人孤立無援,被多人共同謀殺頭部造受重擊,是歲運局共同造成的結果。依據年月日三柱重點觀盤,食神合官於年月已經去官,而尹清楓正是從事軍職也是武職工作,必然與七殺有關,月令陽刃的心性也是適合競爭與武職有關,九陽根據七殺旺日主衰易被傷害的觀點,判斷應該是庚午時柱機會較大,就以此試盤推斷看看: 

                                 

                                 

                                 

                                 

                                 

                                 

 

82/12/9被滅口  42   32   22  12  02   

    48                   壬     運

                         

      

 

九陽就根據以上命盤的結構,再做一次精密的命理推理分析: 

        尹清楓的命盤結構為身不弱的陽刃格,食神合官留殺,本以陽刃抵殺為用,但卯戌合,改以傷官駕殺為用,用神取木火為用。尹清楓生於民國35年丙戌年,被害於民國82年的癸酉年,值48歲虛齡,歲運局申酉戌三會金透干於時柱庚金與月干辛金,地支三會旺金忌神尅制卯木,82/12/9日流月與流日均為甲子日,與時柱反吟,旺盛的七殺庚金重尅甲木,申子辰三合水局透干癸水壓制了丙火,金的食傷水尅制了日主的食神火,食傷主言語,也表示多人逼迫尹清楓甚至有言語衝突,地支申酉戌三會金透干於時上的庚金,也明示至少有三個人壓制尹清楓,第四個人動手用金屬器具重擊其頭、頸部,使尹清楓頭、頸部受創!這四個人其中之ㄧ為40歲後與海軍總部職場有關的人,此人關係與郭力恆非常密切,兩人如兄弟般的親密,另一個為從國外回來的人,一個為今年才認識的人,另一個動手重擊頭部的人為同事!如何推斷九陽就請各位讀者思考。三會金尅地支卯木,卯木陽刃逢沖合主勃然禍至刑傷之災,年月主左邊卯木也代表左手,符合左手腕部有握壓傷的驗屍報告,九陽判斷應是尹清楓左手被反扣壓制,申子辰合水局尅制了用神午火,主在重擊尹清楓頭部昏迷後再加以悶死!為何會是悶死?推斷邏輯九陽就請個位網友思考。九陽判斷死亡時間在12/9日的午時,此月為甲子月,此日為甲子日,午時為庚午時伏吟時柱,又反吟月柱與日柱!說明該日午時大凶!!以上根據命造結構配合死亡情形,可得出午時為尹清楓的時柱結構,又從命理結構做出整體分析,發現相當吻合當事人的調查報告。

相關紀錄報導網址如下:

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articles/3-06/3.html

 

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台灣同鄉會
San Diego Taiwanese Cultural Association
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index.html

 

 

拉法葉事件(4):尹清楓被殺案(修正版)
紅柿(Andy Chang
   
尹清楓被殺案裡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人物的名字;但是關係人物都不肯說出真相。報紙上提到的人物有些真的有關連,有些人不清楚。我們只能從許多報導裡面整理出一些事實。
   
尹清楓被害的原因也有很多說法。我們知道他的被害與佣金回流和國民黨高官的收賄有關。但是台灣的軍購有很多次,因此尹清楓被害是關係到那一次的軍購的佣金都不清楚。有人說他與獵雷艦的佣金有關,有人說是拉法葉艦的佣金,還有人說是拉法葉艦的零附件武器裝備佣金。「零附件武裝軍購」就是說;因為拉法葉艦軍購時把零件武裝系統全部送給中共,而台灣方面只拿回六艘空船,所以必須重新設立零附件武裝購買的予算。尹清楓就是這一次武購的佣金(擋人財路)被害。我想這一推論比較近於真相。可是後述的經過裡面我們也發現,他與掃雷艦的佣金也有關連。換句話說,台灣的軍人每次軍購都有問題。

驚人的予算灌水
   
這件武購計劃叫做「拉法葉附件計劃」,最後編出的予算是650億元。如果比起拉法葉艦的軍購予算是980億元,而且拉艦軍購費用包括船隻與武裝系統(付件)。光是附件就要支出原來的三分之二;那簡直太驚人,太可惡了。由此可見「附件計劃的佣金」比起光華二號時的佣金還要高出許多。
   
因為尹清楓遭到殺害,所以給人一種清廉的印象,但事實不然。尹清楓早於89年就與拉法葉計劃有密切的關係。他是武獲室主任,早就知道予算屢次增加。他應該也對「零附件計劃」最清楚。拉法葉艦根本就是六隻空船,他最瞭解,也是最要負責的人。光華二號(也就是喝采行動)正式簽約是19918月,而他的被害是兩年半以後。所以我們可以推論,尹清楓並不是反對拿佣金,也不是他不拿佣金。他被害的原因是「擋人財路」。

尹清楓被害是反對飛彈系統
   
老實說,當喝采行動簽約前後海軍早已開始附件計劃。可是經過兩年多尚未定案,其主要原因是在於「從何國購買何種武器」有不同意見。也可以說,尹清楓的意見與別人不同。

根據尹清楓的弟弟指出,尹清楓對於拉法葉艦武裝系統的採購會上,極力主張艦上的射控雷達,電戰,干擾火箭,光電指揮儀及防空飛彈應該分散採購,以減少風險。法國不願出售新研發的新式Aster-15垂直發射飛彈。經台灣海軍查詢,以色列同意出售另一種垂直發射的Barak防空飛彈。湯姆笙集團發現另有競爭對象,遂改變政策,出售先進武器和電戰系統。可是海軍未曾照單全收。尹清楓確實是幾乎「擋了他人財路」。據莊必聖說,19938月從台灣去參觀拉法葉艦的一些專家當中,尹清楓,郭力恆,謝聰敏等人都在裡面。當時尹清楓特別注意的是武裝系統當中的三種。聲納,雷達,電腦自動處理系統,魚雷,艦砲,彈藥等合起來就是付件武購的內容。又說,台灣海軍把聲納的有效範圍從一百公尺更改為五十公尺〈禍國殃民,可恥!〉。所以有人說;海軍花大錢買了舊式系統。
   
但據報導德國L廠的代理人涂太太與尹案有密切的關係。如果尹清楓的被害與Aster-15飛彈系統有關,那麼涂太太參入尹案就很難說清楚了。因為Aster-15飛彈系統是法國製造的,德國的代表涂太太不必介入,自然會有湯姆笙的阿貝沙出來交涉。
   
湯姆笙方面聘用ABC三路的仲介人。拉法葉艦和附屬武裝全部經由湯姆笙包辦,則佣金交給劉莉莉和汪傳浦去分配給台灣和中國的官員比較順利。德國L廠知道這一點,所以L廠在售價裡加入佣金,而湯姆笙則在德國的售價上又加入佣金(變成雙重佣金),售價當然變得很貴。尹清楓發現售價高昂的理由這樣荒唐,所以才反對買L廠的系統。如果是這樣的話涂太太參入軍售,透過郭力恆向尹清楓施壓,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釋。如今尹清楓已死,郭力恆又不肯說,這個「羅生門」推論無法得到證實。

鄭春菊(涂太太)和阿貝沙
    
因為尹清楓的反對,德國的仲介商鄭春菊才來台灣施壓。湯姆笙的代表阿貝沙也一起來台向海軍施壓,後來殺害尹清楓。當中最有力的推論,是尹清楓受到某些人的抹黑,而他認為抹黑的人就是涂鄭春菊。
   
據報導說,129那一天早晨尹清楓到亞都飯店去找鄭春菊。但是鄭春菊拒絕與他見面。尹清楓找她不成,就到內湖的豆漿店與郭力恆相會。這一段尹清楓與涂太太見面的敘述,也有不同的報導。莊必聖的書裡說;「129當天上午八時,尹清楓到達亞都飯店求見,但是涂太太拒絕讓他上樓進房間,也拒絕下來與他會面。這對尹清楓有如青天霹靂,他在櫃台前面又待了一會,……然後走出飯店」。
   
另一個版本,監察院2002826的「監察院對尹清楓命案的彈劾文」裡說;「129上午810分,尹清楓欲前往台北市「亞都飯店」會見代理德國L廠獵雷艦零附件之涂鄭春菊,當時行經大直橋因遇塞車,乃要求駕駛邱明星迴轉返回海總,約840分許,接獲武獲室組長郭力恆上校來電,相約在內湖「來豆漿店」見面,尹員旋驅車急往,約850分左右到達來來豆漿店對面,下車後命駕駛返回總部….」。
   
這個說法與莊必聖的版本有兩點不同:第一點是尹清楓沒有到亞都飯店,第二點是涂鄭春菊與尹清楓的「關連」是與獵雷艦零附件,與拉法葉艦零附件無關。但是,尹清楓被害之後發覺的卻是拉法葉艦的大醜聞,所以涂太太以及獵雷艦附件與尹員被害的關連令人難以相信。如果是獵雷艦的零附件就與拉法葉艦的Aster-15飛彈軍購沒有關係;為甚麼後來浮出的是拉法葉艦醜聞呢?顯然監察院的彈劾文對於涂鄭春菊的嫌疑降低許多,可是這樣對嗎?
   
報導說,涂太太(鄭春菊)當天下午就從亞都飯店轉到來來飯店。第二天尹清楓的屍體在蘇澳被發現〈九陽:該日為民國82年國曆129,值過了大雪後第二日,癸酉年甲子月甲子日被殺害〉。報導說,因為有人通報她尹清楓已死,要她立即轉住另外一個旅館使警方找不到。報導又說,叫她遷住旅館的是郭璽中校。本來鄭春菊以為不必離開台灣,但是第二天尹清楓的屍體被發現,鄭春菊就匆匆離開台灣。如果她沒有參與,為甚麼有人叫她轉移飯店,後來又通報她叫她趕快離開台灣?
   
根據調查,9日當天早上8點多(一說是9點)尹清楓和郭力恆在豆漿店相會。然後兩人共同乘坐一部海軍的廂型車離開。另外一個情報說,當時阿貝沙也在廂型車裡面。阿貝沙也是第二天下午離開台灣。
   
報導說,尹清楓坐進廂型車離開豆漿店之後在某地遇害。當天尹清楓穿的是灰色西裝。因為被郭力恆等人拷打而吐出豆漿,把西裝弄髒了。於是他們派一個人到尹清楓的寢室拿出替換的軍褲。報導還說,到寢室拿衣物的是陳祿曾中校
   
可是尹清楓的體型已經變胖,從寢室帶出來的深藍色海軍軍褲穿上去卻無法扣紐。於是就這樣把沒有扣好扣紐的屍體帶到蘇澳的海軍軍港。然後用海軍的小艇把屍體運到外海遺棄。可是因為海流的關係,第二天尹清楓的屍體流回到蘇澳漁港被漁民發現。由於軍褲裡面有寫他的名字,身份馬上就查出來了。
   
查出尹清楓的身份,又查出前一天他是穿灰色西裝上班的;就知道犯人應該是他武獲室的人而且能夠進入寢室拿出衣物的人。因為郭力恆是最後與他見面的人,所以就被捕了。
尹清楓搜集的祕密錄音帶
   
至於尹清楓被害的原因,報導是說;當時尹清楓正在「搜集對海軍與湯姆笙和德國L廠等不利的證據,以及有祕密錄音」。郭力恆和阿貝沙等人在廂型車裡施刑拷打,要他供出存放錄音帶與資料的地方,結果拷刑過份弄死了。不過還有一個可能是,取得祕密錄音帶之後殺人滅口。根據報導,尹清楓曾經對郭力恆說過他正在搜集資料做為控告的證據。那就說,如果要他不提控告就必須殺他。因為郭力恆至今還不肯招供,所以真相還是不明白。
   
但是監察院對尹清楓被害的彈劾文卻說;「郭力恆於937分電王萬瑩稱:《十點以前如果沒有找到執行長,有件很重要的事要爆發》:當日12時許郭力恆、王萬瑩、邱明星在內湖麥當勞用餐時,即授意王萬瑩返海總時要將尹執行長辦公室之東西收好,故王返回辦公室即將錄音機,錄音帶收回寢室:下午4時又電示王萬瑩稱:「東西收好沒?最近出現的字紙要收起來,今天發生的事要作一系列整浬,將來可能會用到」。
   
這段敘述裡明指出,郭力恆於中午用餐時就知道尹清楓已死,所以才「要把東西收好」,「今天發生的事要整理,將來可能會用到」。而且顯然王萬瑩與邱明星也都知道尹清楓是不會回來了。難道王邱兩人都沒有參與到尹案?
   
很多報導說,當郭力恆與阿貝沙(還有其他人?)等人誘擄尹清楓,經過拷問他之後打電話給尹清楓的祕書王萬瑩少尉(中尉?)。郭力恆命令她從尹清楓的辦公桌的抽屜裡拿出「一個資料袋和一個錄音帶」交給郭力恆等人。這一段與彈劾文相吻合。
   
可是報導又說,不久他們又打電話給王萬瑩,叫她到尹清楓的寢室,從牆壁的裂縫裡取出另外一個錄音帶。這就表示,尹清楓老早就懷疑郭力恆是壞人之一,所以為了防範萬一被郭背叛,才把另外一個錄音帶匿藏在裂縫裡面。從這些報導判斷,郭力恆等人取得第一個錄音帶與資料之後發現「應該還有第二個錄音帶」。然後再拷打尹清楓供出第二個錄音帶的地方。那麼,到最後他們確定尹清楓已經沒有任何資料之後才被殺害的。
   
但是彈劾文裡又說;「嗣後一二0九專案小組83(1994)14重行搜索尹清楓辦公室時,軍事檢察官李耀鴻卻在櫥櫃夾縫中,查獲尹清楓對前國防部聯五第三處參謀張可文,鴻圖公司負責人祝本立之反蒐證錄音帶,筆記本及照片等相關證物。足見軍法處對於相關案情必要性之查察,均避重就輕,草草應付之心態灼然。
   
這段說明,第二個錄音帶與資料是尹員被害25日之後才由辦公室櫥櫃夾縫(不是寢室壁縫)發現的。那麼殺人滅口的可能性就不存在了。但是王萬瑩曾經說過她看過「照片」,也聽過錄音帶,怎麼可能?吃午餐時郭力恆叫她把東西收起來,郭力恆沒有叫她看和聽。

尹清楓晉昇少將遭到中傷
   
據說本來尹清楓是予定於199312月就會晉昇少將的。可是報導說,同年夏天訪問法國參觀拉法葉艦的時候,尹清楓提出反對軍購中的一些項目。到了秋天,消息傳來說晉昇少將有困難。所以尹清楓開始查尋理由。結果他發現「在海軍總司令部有人中傷他」。所以尹清楓為了自衛,開始搜集證據資料和祕密錄音。
   
據說,中傷的理由(之一)是「尹清楓有洩露海軍機密的嫌疑」。當時的報紙說,海軍總部裡有人故意召喚尹清楓從台北到高雄的司令部(據說這人是鄭樞中將,配合栽贓?)。尹清楓到高雄以後,叫一位女軍官拿一個資料袋「在司令部外面」交給尹清楓。偷拍這個情面的照片,就被當做洩密的證據。但是隨後這「司令部中傷說」在報紙上失去蹤影。因為如果司令部裡面有人中傷,那麼殺死尹清楓的犯人之一必定在司令部裡。那麼總部傾向買L廠的艦砲的事實會被查出,所以海軍就打消這一條線索。
   
其次傳出來的報導(之二)是說,尹清楓不是附屬武購被害;而是以前「掃雷艦的軍購」時有收到賄賂。這個兩項報導都有點不合理。如果他洩密或收賄,就依軍法逮捕他審判他好了;為甚麼他會離奇死亡,又把屍體遺棄到外海(隱滅證據)呢?事實上當時的報紙都說,掃雷艦的仲介人才是疑案的關鍵人物。因為報導如此,掃雷艦的軍火商單亦誠從外國回來接受尋問。不過單亦誠是一個非常神祕的人物。他受到調查局的尋問,結果都沒有對外公開。單亦誠在外界接受記者訪問時,他只披露他是洪門會(或青幫?)的會員,也說了一些秘祕組織入會儀式,會員必須嚴守祕密等等。他也說到海軍裡面有不少青幫的會員。除此之外他好像甚麼都沒有說,尹案至今還是石沈大海,沒有進展。
   
最近的報紙說單亦誠現在是住在北京。他住的是最好的旅館,吃的是最好的餐廳。他的周圍時常有奉承他的人和美女。據說他還時常出沒在上海,香港等地。我們也很驚呀,軍火商真的很有錢有勢。錢是台灣人的血汗錢,權勢是幫派老大的權勢;出入中國台灣都自由自在。
話說回來,報導說,遇害前的尹清楓正在查尋是誰中傷他,而且有祕密錄音。又說,他認定中傷他的是德國L廠的代表鄭春菊,並且遇害的前幾天曾經把這件事告訴給郭力恆。沒想到郭力恆馬上把這事通報給鄭春菊。所以他們想一定要把錄音帶和資料取回來銷毀。當天早上尹清楓到亞都飯店找鄭春菊遭到拒絕或是尹清楓根本沒有去亞都飯店,然後到內湖豆漿店與郭力恆會合。很可能當時是鄭春菊打電話給郭力恆,叫他去找尹清楓的。
錄音帶和三張抹黑照片
   
另外還有一個比較可信(之三)的消息,是說郭力恆的筆錄(1994/4/11?)中指認;尹清楓曾經告訴郭力恆,涂太太威脅尹清楓,說她手裡握有三張尹與女人的照片。照片裡面還有張濟(中校)與郭力恆。尹就懷疑這照片可能是(19937月)祝本立邀約去KTV時被照的。另外尹也告訴郭說,涂太太還有「他與其他女人更嚴重的照片」,會導致家庭破碎
   
在另外一個偵問時,郭力恆也說尹清楓曾經與一位電腦產品小姐有交情。以後特調處好像傾向涂太太用女人陷井來迫使尹清楓同意L廠的軍購案;而尹清楓則以祕密錄音帶企圖反擊未果。不管真相是怎樣,對於海軍來說女人醜聞說總比司令部抹黑有利。
   
尹清楓被擄走之後郭力恆以電話叫武獲室的王萬瑩從尹的抽屜裡取出一袋資料,錄音帶和「三張照片」,然後(不知以何種方法,真是內神通外鬼神通廣大!)交給郭力恆。不久郭又打電話叫王萬瑩到尹清楓的寢室,從夾縫裡取出另外一個錄音帶。報導說,王萬瑩曾經看過照片,也聽過錄音帶。但是這一部份記錄特調處沒有公開,彈劾文也沒有提到。
   
後來報導又說,海軍交給特調處的錄音帶被查出,其中一部份被神祕消磁。這就是說錄音帶被部份消磁,重要關係人物的名字被消掉了。這就證明,郭力恆被捕後收押證據的海軍調查局,或者更上級的官員之中有人「隱滅證據」。
   
還有一個報導說,尹清楓被害後到他的寢室拿出尹的衣物的人並不是王萬瑩。據王說,拿出衣物的是海軍總司令部的隨員室主任陳祿曾,但隨後陳祿曾否認了。此人現在已經退休,移居海外。
郭力恆仍然保持沉默
   
最近的報導說,軍火商汪傳浦從瑞士帳戶匯款到盧森堡銀行,再由廬森堡匯款回到台灣。其中有二千萬美元給郭力恆兄弟的帳戶,四千萬美元匯款到汪傳浦在台灣親人的帳戶。另外一個報導說,郭力恆收到二千萬美元之後企圖以二千萬台幣收買尹清楓但被尹拒絕。以當時的匯率來說,美元對台幣大約一比四十。郭力恆是把賄款吃掉大部份而只拿四十分之一來賄賂尹清楓。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我們不能得知。報導又說,政府曾經提出五百萬台幣當做獎金叫郭力恆說出真相,但被郭拒絕。收到汪傳浦二千萬美金的人,怎麼會被區區五百萬台幣說動,那簡直是笑話了。
   
尹清楓已死,郭力恆不肯說明;所以尹清楓被害的原因,過程,參與人士等都不明監察院對尹案的彈劾文裡面的敘述也有很多不明,矛盾的地方。這一份彈劾文只能證實海總裡面有很多很多人干與到尹案而且明確湮滅證據。但是尹清楓被害案到今天還是撲朔迷離。

 

 

 

中國時報   焦點新聞   890812

涂太太示警慢一步 尹清楓突圍反送命

 呂昭隆、李作平 調查採訪

編按:本報獨家追蹤取得尹清楓由承辦海測艦購案,所受的壓力及遭軍火商設計,他欲突圍及步上死亡之路的完整現場重建的紀錄。

 八十二年二月,尹清楓接掌海軍總部武獲室上校執行長後,首件承辦的海測艦購案,就在軍火商、立委及長官、同僚的壓迫下〈一群禍國殃民可恥的人!〉,喘不過氣。海測艦,是軍火商爭奪利益的前哨戰,尹清楓企圖滅火,但在軍火商設計下,他一步步進入陷阱。

 涂太太在海測艦的購案上敗北,但在獵雷艦的爭奪上,她先聲奪人,掌握對尹清楓不利的錄音及女人照片,企圖逼尹就範。尹清楓一面欲幫涂太太,解決自己的麻煩,但又掉落另一泥淖,無法自拔。他的反蒐證,將所有軍火商的局全打亂,也使自己引火上身。尹清楓在赴來來豆漿店死亡之約時,涂太太氣急敗壞的要尹的秘書快轉告尹清楓:「小心旁邊的人〈誰?軍中幫派利益份子?〉,要懂得保護自己!」

 但尹清楓未接獲這警訊,走上了不歸路。

 八十二年一月 場景:海軍總部

 代表德國K廠的涂太太,為競標海測艦,送出標單。但第一關的審標作業中,就以規格不符,被踢出競逐行列。涂太太找到了立委朱高正,以資格認定問題,海軍在此購案中,有綁標之嫌,向海總提出異議。海軍副總司令伍世文、主任郭忠義、尹清楓及中校參謀郭璽,奉總司令莊銘耀之命,赴立法院向朱高正說明。

 八十二年二月 場景:亞都飯店及海總

 二月間,張可文中校介紹敦光公司老板鄭正光,在亞都飯店吃晚飯。涂太太向鄭正光說:「希望鄭老板能支持使用德國的蛋盒機械。鄭老板與尹上校熟,是否可代為引見?」

 鄭正光隨即打電話要祝本立連絡尹清楓,約在海總側門見面,鄭正光的座車在海總門口先與祝本立會合,二人在與尹清楓見面後,尹清楓說:「在這裡談話,不好吧?」

 尹清楓上了鄭正光的座車,鄭正光指著旁邊女性,對著尹說:「這位是德國的涂太太,有些關於海測艦的規格問題想請教你。」

 涂太太笑著對尹清楓說:「我們好像見過!」

 尹清楓聽完涂太太的說明後,回稱:「這樣不行,不能改,有什麼事,寫公文交涉。」

 翌日,鄭正光至海總找副總司令,出來碰到祝本立。鄭正光要祝再找尹清楓出來,尹清楓 坐上鄭正光車子,座車繞著海總營區。

 祝本立首先開腔:「鄭老闆,尹清楓要出國,您老是否該意思一下?」

 鄭正光隨即拿出美金二千五百元,塞在尹清楓手上。尹清楓推還給鄭正光,說:「不要!」  

 八十二年六月 場景:海軍總部

 獵雷艦的零附件出口發生了問題,尹清楓主持專案會議,由武獲室主辦的郭力恆上校及政三的沈端陽上校報告。

 沈端陽說:STN廠應允三個月內設法取得出口許可証,但至今仍未取得德國政府的輸出許可,應立即檢討。

 六月二日,李崑材報告說:海總與德國L廠計有二年期的BOA採購合約,預算十億二千九百十四萬元,於今年六月二日以前由艦管室辦理採購,已完成與零附件供應商六家的議價簽約,完成採購金額六億餘元,現正陸續交貨中,尚餘四億二百四十一萬元。

 專案會議裁決,該購案六月二日以後移至後勤署,由政三督導後令部辦理採購事宜,原承辦人整後組副組長沈端陽,借調後勤署艦政組擔任靖海小組組長。

 八十二年八月 場景:後勤署

 德國L廠的代表涂太太,拜會後令部韓司令及相關作業人員,希望海軍加速購案。翌日, 尹清楓打電話給沈端陽說:立委朱高正關切L廠的案子,總司令要他處理,他下午會陪同L廠代表至後勤署見閔副處長,再拜會伍副總司令。

 尹清楓受總司令之命解決涂太太之事,再率沈端陽、魏亦強與朱高正見面。涂太太對海軍為德國L廠之函,遲未回覆,表達不滿。朱高正委員建議:由魏亦強上校回覆L廠。魏亦強回後令部後,即簽報備忘錄一份,經核定後,傳真給沈端陽,沈即交給尹清楓轉交給涂太太。

 備忘錄內容主要為:本部答應於八月底前,向L廠下零附件訂單,後續BOA簽約,亦分年在明年二月底前,提前至今年十二月底前簽約。

 八十二年九月 場景:亞都飯店

 涂太太打電話給尹清楓稱:STN本身就有代理商,張濟怎可以代表S廠爭取獵雷艦零附件,張濟應立即退出,否則將掀出所有採購弊案。

 尹清楓找張濟問:你是否為STN代理?張濟說:想做,但STN不肯,但我與S廠有連絡。

 張濟當晚七時,獨自駕車至亞都飯店找涂太太,他對涂太太說:「我並非STN代理,希望看在我是前海測艦的承辦人立場,靖海案不要再曝光,後續的零附件採購才能順利取得。」

 張濟並告訴涂太太:莊總司令找尹清楓與涂太太及立委協調,是長官的作為,而尹清楓已不負責靖海案,可避免承辦單位受干擾,如執意掀海軍採購弊案,承辦人將最先受到調查。如果承辦人幫妳的話,反而害到承辦人,且L廠已做了不少BOA,已算不壞了!

 張濟回家後,立即打電話至德國給STN廠稱:有位涂太太,不是專業人員,但在製造麻煩,企圖使靖海案曝光方式達到目的,請勸她收斂。

 場景:海總武獲室執行長辦公室

 尹清楓愁眉不展的向秘書王萬瑩說:「吃飯的事,是被姓祝的陷害,可是他也不是故意要陷害我。在海總側門,有人交一包東西給祝,當時發覺是錢,就當場退給對方,沒想到被照相,今天如果不佔這少將缺,就都不會有這些問題。」

 場景:海總

 總司令莊銘耀上將為第一封黑函,召集武獲室主任李崑材少將、尹清楓上校、陳祿曾上校。李崑材表示,他到任不久,不了解情形。莊總司令指示由尹清楓、陳祿曾二人簡報,並要二人擬寫報告後,以呈各級長官。

 隨後,莊總司令要李崑材及尹清楓陪同,在會客室見立委朱高正。朱高正要莊總司令接見德國L廠的總裁,洽談獵雷艦零附件採購相關事宜。〈朱委員涉入軍購,油水真誘人!

 莊總司令表示,L廠代表與海總承辦參謀以電話洽談公事時很不禮貌,曾摔電話〈賣武器零件還這麼囂張,為何有持無恐,背後是否有更高層涉入?〉,他不願親自接見。朱高正表示,L廠代理不應該〈輕描淡水帶過,為何不嚴正斥責L廠,不再介入此事?國民黨與軍中的貪瀆,民進黨的成員也要分一些?天下烏鴉一般黑,台灣政客的話能相信嗎?〉。  

 莊總司令指示,由李崑材召集沈端陽、魏亦強等人接見L廠代表。

  立委朱高正約尹清楓至立委辦公室,朱高正約涂太太由德國來電,由尹接電話。談不到兩分鐘,就吵了起來,電話中傳出涂太太大聲的說:「海總內部不乾淨!」

 朱高正接過電話說:「妳無法證明海軍有貪污前,不可如此!」隨即掛斷電話。翌日雷學明中將打電話給朱高正稱:涂女為證明海軍內部有貪污,已將相關資料帶到台灣。 〈是否要朱委員幫幫忙,勿抖出家醜?〉 

 當日張濟也至尹清楓辦公室。尹清楓向張濟表示,因他與陳祿曾均拒絕替涂太太安排拜訪總司令,而涂太太始終認為張濟是S廠的代表,而郭力恆又與張濟是同學,所以涂太太將他們四人圈在一起,說成四人合組公司,蓄意抹黑。

 場景:海總武獲室

 朱高正帶L廠總裁及經理走進武獲室,李崑材寒暄後,朱高正即離去。李崑材召集沈端陽、魏亦強、侯振彬、劉勵生、蔣世傑,由魏亦強主談。他說:海軍對二年零附件採購作業程序,需花時間審核,部分購案已呈國防部,近期可核覆及後續BOA草約,正在審核中。

 魏亦強當場問L廠總裁:涂太太在L廠身分?

 L廠代表答稱:涂太太與其先生是在德國的中國人,為減少語言隔閡,故請涂太太代為聯絡。

 尹清楓得知L廠來談獵雷艦採購事宜後,氣的說:沈端陽又惹禍了,沈端陽要L廠方面開證明。尹清楓要郭璽開車至亞都飯店找涂太太及L廠代表解釋,說他同意在十二月八日發邀標書。

 涂太太向郭璽說:海軍任何一購案都有弊端,隨便那一個都能拿來打海軍,不要再理她!

 場景:武獲室

 尹清楓向從亞都飯店回來的郭璽說:涂太太手中可有我的資料?

 郭璽稱,涂太太表示,尹在外面有女人。當時並有錄音帶,內容可聽到:「老哥,意思,意思!」然後是尹的聲音說:「不要、不要!」。郭璽說他曾問涂太太:前面那一段是否為鄭正光聲音。涂太太點頭,並說:你回去問執行長就知道了。又說:等議價完後,會原本拿給他。尹清楓打電話給劉樞,並向王萬瑩抱怨:都是這個人留下的爛攤子。王萬瑩事後回憶稱,尹清楓從這天起情緒日漸低落。

Copyright 2000 China Times Inc.

 

Next: 重建尹案現場 尹清楓奔走解套 步步踏入死亡圈套


 

 

註:海軍中充斥著神秘組織力量青幫成員,相關青幫介紹請參閱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jw!zYZ193mQFRZJ2qAmlG7vOQ--/article?mid=15340&prev=15446&next=15223&l=a&fid=13&sc=1

,而郭力恆、祝本立與多位海軍中高階武官都是青幫成員,此案在海軍中的神祕組織青幫隱藏下,是否成為中華民國歷任總統都難以破解的懸案?

skygen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