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極端正反矛盾對立思維?.bmp  

謎樣的總統候選人(by 施明德) 

    

2011 0418  

她領18趴,卻大罵18趴;

她高調去彰化反國光石化,人們卻發現她就是行政院副院長任內大力落實國光石化的人!

現在她反核四運轉,而當年她是催促核四趕工的人。

對「戒急用忍」,對「ECFA」,她都有前後矛盾的發言。

現在她每做一件大動作,世人都會發現她「正好」有相反的紀錄!

她謎樣的程度,連性傾向都早已在社會中引起廣泛的竊竊私語。

 

我是一個對「總統」絕對不信任的人。
這是我的政治哲學、知識和一生經驗所得的結論。

絕對的權力,不只使人腐化,也會使人邪惡!

  

回顧我一生,都在扮演一個艱苦的角色「總統的敵人」!

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都關過我;

陳水扁是我奮力把他送進大牢;

對馬英九我下筆批判他、攻擊他、糾正他,不假辭色。

  
我確信台灣最恐怖、最邪惡的動物,名字就叫做「總統」!

不管在戒嚴時期,或民主化的今天,都還是如此!我們不能不時時提防。

  

百萬紅衫軍整月包圍總統府,也趕不下一家貪腐的陳水扁。

而且陳水扁迄今不向人民低頭、悔罪,從那時到今天,

還有各界領袖、派系、政黨在支持他、挺他!

因為他當「總統」時,有太多資源,包括權位、金錢、名譽早已收買了數不盡的阿扁們!


2012

年又到了總統選舉年。我極其謹慎地又扮演著「總統的敵人」的角色。

因為我不想再有一天從「支持者」變成「反對者」,而產生後悔、懊惱的自責。

蔡英文被嚴密保護

在現有的政黨勢力保護下,除了許信良沒有政、商、媒的保護網之外,

其他三人:馬英九、蔡英文、蘇貞昌我們都無法檢視他們的全貌。

其中「最謎樣的總統候選人」,就是蔡英文。

我努力要了解她,發現她自我保護和被保護得極其嚴密。

這樣的人一旦變成台灣最恐怖的動物「總統」,台灣將會如何?坦白說,我不寒而慄。 


從網路上查知的靜態經歷資料顯示,

她涉入政壇從1992年起,先後被連戰、李登輝提拔,擔任國民黨高官。

 2000年政黨輪替後,又被阿扁高升。

 7年前,才加入民進黨。兩年多前竟然會變成民進黨主席。

背後是哪些巨大勢力在簇擁她,以便日後大收割?
近期的動態資料更凸顯她的謎樣! 

她領18趴,卻大罵18趴;

她高調去彰化反國光石化,人們卻發現她就是行政院副院長任內大力落實國光石化的人!

現在她反核四運轉,而當年她是催促核四趕工的人。

對「戒急用忍」,對「ECFA」,她都有前後矛盾的發言。

現在她每做一件大動作,世人都會發現她「正好」有相反的紀錄!

她謎樣的程度,連性傾向都早已在社會中引起廣泛的竊竊私語。

九陽偈語: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啊!講一套,做一套,政客不都是這樣嘛 ! 白賊的前總統〈陳水扁,李登輝?〉任內公務員調薪案,高調奓談高官調薪少一些,一般中下公務員要調高一些,結果相反,百姓很好騙,也稽查不到這些高官的實際狀況,政客高調喊一喊,百姓聽了就很爽,無知的百姓真悲哀!

加薪原則 虧前任元首言行不一 吳敦義:我的3%捐出來

更新日期:2011/05/11 02:48 管婺媛、陳文信/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管婺媛、陳文信/台北報導】

 行政院長吳敦義昨天為軍公教加薪的追加預算案赴立院報告並備詢,針對有立委質疑高官、小吏的調薪比例相同不盡公平,吳揆表示,有一位前國家元首,認為較高階的應調少一點、較低階要調多一點,「我很重視他的意見」,便去查他任內的調薪案,「結果剛好顛倒!他說的跟他做的都完全不一樣,好奇怪!」

吳揆也強調,因為自己為加薪政策拍板定案,是唯一的決策人,一定會將三%加薪所得、九千多元捐出,否則會有自肥之嫌;但他不會當任何表率或帶動其他部會首長捐出,因為「我批准調薪案,我增加的三%捐出來,乃天經地義之事」、「全台灣只有我一個人必須捐」,不必牽拖到其他人。

 針對軍公教人員調薪三%一事,朝野立委羅淑蕾、賴士葆、劉建國等人質詢時建議政府應該「高階官員調薪低一些、低階公務員則調薪多一些」。吳揆答詢時指出,過去曾有一位「老前輩」、「前國家元首」也如此建議,但回頭去查才發現,在這位「老前輩」執政時期,加薪方式剛好與他建議的相反,不僅沒有達到「高階調少、低階調多」的方向,反而是高階公務員調得多,基層公務員調得少。國民黨立委賴士葆追問吳揆,「你講是李前總統?」吳敦義則不置可否,兩度表示,他沒有講誰,只是明白陳述事實。

 吳揆強調,民間企業、政府過去六十年來調薪都有既存的「天地運行」的制度,按照固定的三%或五%來調整。

 至於有人建議應該分層調整,他自己也計算過,將金字塔頂端人的薪水,轉移到其他中低階的一百多萬人,每人僅分得三、五塊,對中低階的人助益並不多。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也詢問,吳揆是否願共體時艱「拒領加薪」,吳敦義當場引用北宋文人歐陽修《縱囚論》文中的「不立異以為高」,指自己雖也曾想過是否要領加薪的薪水,但政府既然推動軍公教加薪的政策,他身為閣揆,也不應拒領,不過他表示願將加薪的部分捐出去。

盲目地選出一個「謎樣的總統」,將是台灣的大災難。

我一生的「正業」正好是「總統的敵人」,

對我即將面對的「新敵人」,我不可能不枕戈待旦,也不可能不檢視他、監視他、剖析他!

總統職務是一個中性的角色,我不會因為「蔡英文」是女性就對她手軟。  

針對蔡英文總統候選人,不是女子蔡英文! 

抽絲剝繭,努力要了解「謎樣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有什麼不對?

如果蔡英文只是一個平凡女子,我不會聞問她個人的種種。

如果蔡英文只是主委、副院長、黨主席,我也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不幸,她今天要選「總統」,而且呼聲極高,並可能成為2012台灣最恐怖的動物「總統」!

所以環繞「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一切問題,

一夕之間都不再是女性議題、同性戀議題,它們不折不扣全變成「總統議題」!

選民都有權要求「準總統蔡英文」回答。

她無權把問題透過其保護勢力轉移、窄化、肢解成女性問題、同性戀問題及人權問題!
別人不在乎,「總統的敵人」在乎!

這兩天某些婦女團體、同性戀團體、政客把我針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提問,

擴大成全國未婚女性都應做性向表態,以及扭曲成我在強迫同性戀者出櫃,都是惡意的攻訐,

我不必回應。蔡英文是否為同性戀者早已是台灣社會未公開的議題。

如果有一天呂秀蓮、陳文茜、高金素梅、李紀珠和陳菊等未婚女性出來競選總統,

我還提問的話,我才是白目又無知。

隱匿總統的性傾向,怎會與公共領域無關?

台灣總統的權力與影響力大到人們難以想像的程度。

「第一先生」或「第一夫人」在台灣的影響力是非常巨大的。

總統隱匿性傾向會造成法律、社會和媒體無法監督總統的親屬關係。

異性配偶須報財產

我國法律目前所規範的總統親屬關係都是以異性婚姻為唯一基礎。

我們大膽假定,蔡英文當選總統而她又是個同性戀者,

依現行法律只能要求她申報「異性配偶」的財產,限制她「異性配偶」的任官權及種種行為迴避。

而她不會有「異性配偶」,所以她任何「同性配偶」就算社會知情,

法律上完全卻無法加以監督與限制。

這時,她任命其祕密「同性配偶」及其家屬擔任大官或掌管國營事業,

甚至要其「同性配偶」擔任「吳淑珍」藏錢、拿錢、洗錢、賣官的角色,

請問社會、媒體如何監督,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

我們又要用什麼法律來追訴她不具合法地位的「配偶」及其親屬?

為了要預防或監督國家將來可能遇到的弊端:

總統同性配偶淪為「吳淑珍」,我才會請問「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性傾向?

同性戀的愛情和異性戀一樣偉大、一樣神聖,

社會想了解「總統候選人」是否為同性戀怎麼會是不應該?

怎麼會是「侵犯人權」?怎麼會是「性別壓迫」?

請問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想躲避這個問題又是為什麼呢?

若她是基於選票考量,那就是不道德的,也是對台灣社會的不信任。

這兩天台灣社會表現,證明台灣人民對同性戀的包容與尊重是相當高。

沒有出櫃的誠信與勇氣,如何領導國家

世界幾乎你現在看得到的同性戀政治領袖,

冰島女總理西達朵提、柏林市長沃維萊特(德國社民黨的可能總理人選)

和巴黎市長德拉諾埃(宣布角逐法國社會黨魁,考慮2012年角逐法國總統)等等,

都是「出櫃」的同性戀政治領袖。

沒有出櫃的誠信與勇氣,如何成為政治領袖。

相反的,在位而未「出櫃」的同性戀政治人物,一旦衣櫃被打開,反而變成醜聞,

沒有不下台的(英國前財政部次長勞斯也被揭發濫用職權領取國會房屋津貼,用納稅人的錢付房租給他的同性男友,最後辭職平息風波)。

問題不在同性戀,問題在有沒有誠信。

歐洲社會也是在經歷過這些出櫃的政治領袖之後,人們才懂得說出「那是私事」。

換句話說,一旦「出櫃」後,那才會成為私事。

這也是人們對從事公共事務的政治人物「誠信」的基本考驗。

總統不會有人權問題,只有特權問題

我是獨裁體制下的政治犯,政治犯當時所承受的社會歧視絕對不亞於同性戀,

我以成為「被歧視的政治犯」作為代價所追求的「基本人權」,

正是許多人今天拿來幫蔡英文防衛的利器!

是的,所有的人都該享有「人權」,唯獨總統例外,

因為總統必須交出自己的某些「人權」來享有作為總統的龐大「特權」。

總統是2300萬人中唯一沒有人權問題的人,而且還是有巨大能力侵犯人權的人。

所有捍衛總統人權的人,都是在拍馬屁,才是別有政治目的。

侵犯「總統」的權利,往往能保障或促進人民更多的利益!

總統不會有人權問題,總統只有特權問題!

「總統」是台灣最恐怖的動物!

防「總統」要比防猛虎、防小偷、強盜還嚴密!

監督「總統」!永遠不能袒護,包庇、溺愛「總統」!
這篇文字是一個「總統的敵人」沉重的告白!

作者為總統的敵人

skygen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