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美女           

          記得有一年暮春時節,我在北京參加過一次貴人的宴會。那是吳佩孚的生日,地點就在什錦花園十號吳宅。因為我有幾位朋友和親戚是在北洋政府中做事,也都是司長、局長、處長以上階級的,所以他們有資格參加,也有面子介紹我們另幾個平日研究命相的朋友一道去。我們去的目的,不在乎應酬,而在乎找機會獵奇看相。

  那天當然客人很多,而女客尤其像花園裡的落英繽紛,美不勝收。我們中間,多半只在街頭看見吳佩孚戎裝的相片,而從來沒有看過吳佩孚個人的,吳氏平日在家裡都是著中裝,那天也只是藍袍黑褂而已,吳佩孚個人都沒有見過,吳佩孚夫人,當更談不上看見過的。於是我們一到了什錦花園吳宅,最初當是希望先看到吳氏兩夫婦。

  想不到在當年北洋軍閥時代紅極一時的吳佩孚,雖然那時候他已不是什麼「大帥」了;然而「人在人情在」,照樣有人替他擺駕子,張威風,排場之盛,仍然十足大貴之家,官府之風。一般來客只能在頭廳向大壽字賀喜之後被招待於前花廳,根本就不能進入內花廳,當然看不到吳氏夫婦的個人了。

  一切由招待員辦理,而大多數的人也大都以此為滿足了。「侯門深似海」!我們那天總算幸運地進人侯門,雖然像一堆雜草木屑,僅僅浮在海面。

  一會我們中間有個譚先生對我們說:「西廂房裡個中年稍胖,而膚色也稍黑的女人,請你們去看看她的相格如何?」

  起初我們以為是一個頗夠漂亮的女人,原來只是一個極平凡的女人。看了之後我們又回來東廂房。

  「好相格,一品夫人。」姓柯的老先生翹起大拇指如是說。

        又一個袁先生說:「今天如果能進去內客廳的話,像這樣的一品夫人的相格一定會看到不少的。」

  「不見得如此,」柯老先生又說:「一品格還有三格,這位夫人雖不到上上,卻已是上中以上的上格了,不可和其它不全的一品格同樣評論的。」

  「柯先生說得不錯,他的一品貴在全局調和,並無欠缺,最好的還是鼻隆、顴豐、頷重,步穩而聲音又溫和。」譚先生又繼續說:「你們猜猜她是誰?她是本宅夫婦的大帥夫人!」

  「有相,有相,的確與眾不同!」大家都如此讚歎。

  一會,我們得一位張處長太太的引導,進入了內廳。因為譚先生曾替這位張處長太太看過相,她知道我們希望進入內花廳看看太太的相;因為貴夫人們的相是不容易在此種局面,能於她們不注意時看得清楚。

  張太太又對我們約好條件,說是等下她要我們機密看三個太太的相,要我們特別的精細,等明天再告訴她,看是否看得準。內客廳一共五間,大多數都是太太們在那裡搓麻雀的。或站或坐於桌邊看牌的也不少。

  於是我們就利用這局面進行獵奇看相了。當然我們暗下約好,如有奇相的,就彼此通知一同看過;如有疑點的,也請大家一看,共同研討,約好之後,大家就分開去尋找對象。那天我們獵奇的心中是找尋「奇相」和「貴相」,平常的不看,因為那天對像盡多,當然不必去看那平常的,而奇貴的也當然多數。

  最初我們發現有六個女人,都應該淪落當過妓女,但當時卻有一品夫人之尊。又發現在更多個也是妓女出身的,但沒有夫人相格,只是「如夫人」的相格。也發現有五個,現在雖是如夫人,而又不久又要淪為娼妓的。

  當然其中也發現有曾經再嫁的,也有將要再嫁的;也當然免不了有淫亂的,甚至有毒殺親夫的。那天我們集體的收穫的真是應有盡有,美不勝收,可謂集美人相格的大成了。

       那位張處長太太,當然也在我們所獵奇的之列。我們一共四個人,約好每人負責獵奇最多十名奇貴相格,因為再多了恐怕記不清楚。

      我們先看了大體之後,把她們分為八類自幼生來就是貴格的為第一類;先充妓女現為夫人的為第二類;永遠是如夫人的為第三類;曾經再嫁的為第四類;將要再嫁的為第五類,淫亂及其它的為第六類;有子的為第七類;無子的為第八類

      我們四個,每人又負責兩類,分頭設法把她們的姓氏,所坐的牌桌座位,以及盡可能將她們的年齡、面容或裝飾上的特徵記下來,以備查詢之用。   同時,這三十一位太太中,也的確都可以夠稱美人資格的。因此,就這一事實言,我們當時得出一個結論是「美人常作妓」!這結論實在夠奇妙,夠刺激的    

  第二步,我們不能不進一層研究它的理由。就是美人本是好相貌的,雖然美貌不一定就是福相,但不是惡相、貧相,那是無疑的。既然不是惡相的女人,何以又淪為娼妓呢?我們從各方面觀察推論的結果,又得出第二個結論,那就是「美中有至醜」的事實。所謂「美中至醜」,就是平常的所謂「破相」。

 

       比如,面貌很姣好的,而其聲音如破鑼;體態很婀娜的,而走路如男人;臉容顏色很白潔的,而其身體肉色不潔白;又如手軟無骨,肉軟如綿,發粗如草,皮糙如沙之類,都是美貌破相,三十一人之中,都是此種情形。

         更有明顯的一件事,就是凡當妓女的,額相必不佳,不是太低,便是太狹,不是太凹凸不平,便是左右傾斜;而大都髮際參差不齊、天倉陷、印堂窄,這理由很明顯,因為由十六歲至二十歲是行額運,既淪落為妓女,額相必定不佳無疑。不過,其中也有早年脫去惡運的,也就是在二十幾歲時就「從良」嫁人了的,顯然在額上也可以看出來的。

      張處長太太那天叫我們看三個女人,依我們那天共同的看法斷定,有一個是人家的小妾,正在淫亂偷人之中的;有一個年紀輕輕才有三十多歲左右的,卻是無子的相的;還有一個是已嫁過的,而且還要再嫁的。  我們依張太太所說的三位:一個是齊太太,一個是潘太太,一個是凌太太,都把她記下,也把她們的大體寫上,準備第二天給張太太看的。

  第二天譚先生和張太太見了面。她說,那個年輕無子的,因經協和醫生看過不能生育,她的丈夫準備再娶姨太太。那個已嫁過丈夫的是凌太太,正和他丈夫辦分居手續。至於那個淫亂的,她的姦夫原來就是張處長個人。怪嗎?

        把這事去向張處長太太打聽,還有一個更好的理由;因為她一則是個心直口快的人;二則她本身既系妓女出身,就不會替她們掩飾。果然我們這計劃大大成功,譚先生從她的口中,都把我們所斷定為妓女出身的三十一個都證實了。

        我們那天初步得一個好奇妙的結論,在四十位闊太太之中,竟然有三十一位是曾經當過妓女的,當時我們先把她們斷為出身妓之後,要急證實,就由譚先生負責去請問那幾位張處長太太,因為她個人就是妓女出身,必會熟悉她們情形。

紅色牡丹花  

          相術上所謂美和俗眼上所謂美,雖然有一部分是相同,而另一部則完全相反,其中尤其針對女人的相,美與醜的觀念和觀點時常衝突。 比如說,美人之美,自古都以「肉軟如棉」和「千嬌百媚」為至美;而在相理上這卻是女人最「淫賤」,之相。所以若依俗眼之美醜而定貴賤,那就會大錯特錯的。當然其中也有相同的,比如端莊、嫻靜、華貴、明媚之類,在相術上是美也是貴。
  
  就婚姻一事說,我們似乎都有一種發現:女人居人妻地位的,也就是所謂「元配」的,大都是不美的;而居人妾地位的,也就是「側室」的,大都是美麗的。
  
     這固然與「娶妻取德,娶妾取色」的人之常情和世之風習有關係;但不僅僅關係於此,而「紅顏薄命」和「風流缺德」卻也是女人本身的因素。妾侍中,極大多具有「色相美」的女人,而在舊時代裡,則系出青樓,風塵中人。

      事實上先有了娼妓,先有路柳牆花之流,然後才有尋花問柳之事,娶妓為妾之寶。這明顯的,女人必先有娼妓之相,淪為娼妓,而後又被選為妾。
  因為娼妓需要色相美,而男人尤其是娶妾的男人,亦以色相美為唯一條件,便造成了色相美,便是作妾「賤格」的事實了。

          色相美是賤相不是貴相,不只是舊時代如此,即新時代的今日亦復如此。一生若干嫁的,未嫁而多夫的,凡是不能作為元配的,或作元配而又琵琶別抱的,不都是今日電影、歌舞女明星們的事嗎?她們的「紅顏」、「風流」、「缺德」和「薄命」等等,誰說不是命定的連在一起嗎?

     相反的情形,我們也似乎發現,凡是做人的元配,甚至貴居一品夫人的,大都不是「色相美」的女人,而是「相格美」的女人。因為相格美不是一般人之所能看得到,所以在表面上所看到的,大都不美甚至是醜陋的女人。       

            我們幾個研究相術的朋友,那次在吳佩孚公館中所發現的,除上的「美人常作妓,美中有至醜」外,又發現「醜女嫁貴人,醜中有大美」的事實。那天我們除在吳公館的內客廳看了約四十個的闊太太相貌之後,又看了二十多位我們後來把她們定為「一級」太太的貴相的,便發現了這條道理。   

       當我們看完她們的相貌之後,退到外客廳去作一個統計時,不禁發覺一個奇怪的事實「為什麼今天來吳公館祝壽的闊太太們,大多數是出身妓女呢?絕不會是她們的丈夫都只配娶妓女為妻的;那末,他們的元配到那裡去了?」           

        於是我就派譚先生去請教那位張處長太太。譚先生怕得罪這位也是妓女出身的張太太,就婉轉地問:「今天女客的夫人們都在這裡了嗎?」  

        想不到張太太低聲幽幽地答道:「這裡大都是美夫人,還有一班醜夫人在後面。」原來後面還有一間真正所謂「內客廳」,是吳佩孚夫人專用招特女客的客廳,吳公館中人叫作「夫人廳」,因為吳佩孚的帥夫人是元配,她平日極重視元配的地位,所以那天把元配夫人都招待到這夫人廳去,而把非元配的,出身妓女的,招待於內客廳,把我們無名小卒的男客則招待於外客廳。

  我們既然發現還有一個夫人廳,而且「醜夫人」是在裡面,當然不能放過好在譚先生也會看陽宅的風水,就托由一位前總統曹錕的親戚,介紹給帥夫人,說我們四人都是喜歡研究風水的,剛才看了公館的風水,甚為得意,希望能看到全宅廳堂門戶,請求帥夫人讓我們進入夫人廳看看。

  帥夫人一聽見是看看本宅的風水,便一聲:「好的,請隨便」!我們就奉旨特准進去了。

  事先我們心中已經明白,張太太口中的「醜夫人」是罵人的話,因為她自己不是元配夫人,所以把元配夫人加上一個「醜」字了。在妓女出身的如夫人心目中的大太太,不是老,便是醜;不是醜,便是凶;也可能又老又醜又凶,所以統稱之曰「醜夫人」;而其實就是「正夫人」。    

        譚先生一進到內客廳,先向裡面也正在打牌的二十多位的「一級」夫人掃了幾眼;目的在企圖發現一兩個熟人,好和她們打招呼,才能有機會和她們接觸談談,果然發現了兩位前總長的夫人。北京地方官僚氣十足,稱呼貴夫人不是「太太」而是「夫人」。

  於是譚先生一聲「劉夫人」又一聲「陳夫人」,馬上搭上了內線,把我們三個人介紹了之後,便去夫人廳停留下來了,事實上,吳佩孚夫人只是准我們進內客廳,她忙她的,也不管我們到底是看本宅的風水呢,還是看醜夫人的相貌呢。

  那天在吳佩孚夫人私人專用的「夫人廳」裡面,打牌和閒坐的共有二十多位女人,除了幾位年紀稍老的外,我們後來能查得明白她們的身份的,共有二十四位。這二十四位正牌夫人,平均年齡約在四十五歲以上,當然都是「已老」的徐娘,往日有風韻也淡而無存了。

  再加以她們的裝飾也大都是「十足老式」而非「摩登入時」,顯然與內客廳的太太們大不相同了。若以「色相美」來說,內客廳的如夫人們可得甲等,而夫人廳裡的正夫人們就只得丙等了。 

     但是,他們一個個偏是出身書香世代,或是閥閱之家,或是名門閨秀,絕無墮落風塵的惡跡。她們個個也都是洞房花燭的結髮夫人,從一而終,也絕無「出牆紅杏」或「琵琶別調」之事。這就顯然她們高貴得多了。

      在一般人看來,似乎只有兩種分別:「在身分上,一種是大太太,一種是二太太;在面貌上,一種是醜陋太太,一種是美貌太太,但在我們相術看來卻不是這個問題了。明顯的有貴與賤,和厚與薄之別。  其中有幾位部長、省長和軍長的太太,完全是鄉下女人,有的連字也不識的,但她們卻有高貴的相格。    

        女人的相貌最怕「美中有醜」,那就屬於「破相」之列;而「醜中有美」,便成「貴相」了。那二十四位太太中,有半數雖然不夠說得上具有色相美,卻也具有「端莊」美的。其餘半數的確夠得上被稱為「醜夫人」的。其中有的「滿天星斗」的大麻臉;有的既駝背又拐腳;有的完完全全是個無知村婦。但是,她們卻都有堪稱為「醜中大美」的相局。

  比如那位大麻臉的闞夫人,一隻鼻子和眉目非常明亮清秀,誰看見了她,誰都會把注意力集中於她的鼻子和眉目之間,而不注意她的大麻臉,那位駝背兼拐腳的朱夫人,如果你在隔壁聽她說話的聲音你會想起她是一個極可愛的女人。那幾個像村婦的,也大都三停均勻,五官端正明亮,這便是她們的大美了。

     中國歷代貴為皇后或將相之妻,而醜陋不堪的大有其人。至今也時常看見到醜陋的女人而偏嫁得富貴之夫的。

歸納他們的相局的優點,可分為三方面:

一種是,醜中有大美,像上述的情形;

二種是,內在美,是「堅貞」或「溫柔」;

三種是,氣度大,有才情。

    無論男女尤其是女人,內在美比外相美更重要,不堅貞的女人越美越是下格。

skygen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